天信息化,要一步一个脚印——访四川航天工业总公司信息档案处王昌军处长

王处长还就虚拟装配环节和以前的图纸操作做了比较。在没采用虚拟装配的时候,工程师拿着设计图纸到工厂去下料,因为经验不足,经常会出现误差,装不上去,返工返料的事时有发生。现在通过虚拟装配基本解决了这种问题,在计算机上完成虚拟装配,各个零件都可以完整的装一遍,装上以后,加工肯定就没问题了。

王处长告诉我们,航天七院的定位是竞争性战略企业,所以更加要求研发能力的突出。成立于2004年的研发中心还只能说是一支比较年轻的队伍,近两年加入研发中心的毕业生也比较多,目前已有9个博士,100个硕士,总共310余人的规模。
对于整个研发中心的现状,王处长如实地告诉我们,七院在硬件建设上比较完善,HP服务器、符合保密要求的屏蔽线、按国家PMB-2007标准建设的网络,都处于领先行列。但是在软件应用上,和其他先进的院所相比,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当然,这里面也不排除和年轻的研发队伍有关。刚走出校门的毕业生理论知识比较丰富,但是工程经验还有所欠缺,特别是航天领域,很多经验都是要慢慢积累的,是一个很复杂、系统化、多学科的工程。

对于以技改经费为主要软件购买费用的航天企业来说,他们购买软件的时间和周期没有什么规律。有了经费,并且在领导的同意下,才去调研,选型。一旦没有经费来源,他们更多只是使用现有的软件,完成所有的设计、研发、优化等环节。王处长说,在没有技改的期间,安世亚太的技术工程师依然长期地给他们提供服务,而且他们的技术经理经常亲自到企业走访,一起探讨软件应用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并且一同解决。这种走访无形地给了他们定心丸,一方面ANSYS软件有着自身的优势,另一方面这种到位的服务让他们能够解决更多的问题。

二、积累经验,在研发环节至关重要

所以王处长特地用了一句话总结他对信息化的看法:只有尽可能多的协同应用,才能最大可能的满足信息化的需求。

工艺环节诸如此类的问题还很多,王处长说,在航天这样一个特殊的行业,经验是至关重要的,让年轻的工程师具备丰富的经验,也是他们努力的一个方向。

四川航天技术研究院(四川航天工业总公司)是以航天为本,集科研、制造于一体的高科技企业集团。四川航天技术研究院,有着四十多年从事航天产品研究制造的历史,在重大装备制造、综合机械加工、精密机械加工、控制与精确制导、液压伺服机构、电液控制系统、火工装置、光电显示技术等领域形成突出的专业优势。四川航天技术研究院拥有六家工程技术中心,6000余名工程技术人员,15000余名员工,打造在航天产品和民用重点产品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当记者问到王处长对安世亚太提出的“精益研发技术”所了解的程度时,他的回答显然在记者的意料之外。王处长不仅对精益研发三大技术平台——协同仿真平台、创新设计平台、质量设计平台非常了解,而且还有一番自己独到的见解。

在和安世亚太合作的几年里,王处长给了他们很高的评价。

王处长说,精益研发技术是一个很新、很全面的概念,任何一个企业,只要做到一定的规模,都会有协同、创新、质量三方面的挑战和需求。企业如果能够结合精益研发技术平台,并且实施应用地比较好,就一定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当然,王处长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谈到了对精益研发技术的观点。他说,毕竟现在只是精益研发技术的推广阶段,要企业全盘的接受并且迅速应用的话,肯定不契合实际,但凡一项新的理念、新的技术的推出,总会有一个落地的过程。

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各种优化、仿真软件之间的协同问题。在仿真领域,各个专业都有各自专业的软件——流体、结构、电磁、流固耦合、摩擦等等,所以当某个领域的计算结果用到另外一个领域时,导致的误差就非常大。这就要求各领域间进行协同。

三、多方协同,才能满足信息化需求

前言:

王处长说,航天七院在CAD方面应用得比较好,基本上已经达到全部采用三维完成设计。目前来看,效果还是相当不错,虚拟装配也已经基本实现。

对于目前主流的仿真、优化软件,应用的一般都是博士、硕士研究生,他们在学校里锻炼出来的应用能力非常强,所以航天七院的仿真软件用的比较普及。不过王处长说,虽然在操作上用的不错,但相互之间的匹配和协调还不行。比如说,有的参数取得太精确了,制造根本达不到这样的精度,还有相互之间的耦合、关系计算,很多年轻的工程师都考虑不到。

面对这么一支年轻的队伍,王处长感慨地说:我们的老同志还是相对少一点,刚毕业的学生还欠缺一点实际经验。但是正是因为这支队伍的年轻,说明我们在研发信息化方面还有很大的潜力。

e-works 王阳

一、年轻意味着潜力——信息化现状

其实王处长的意思很简单——按需索取。只要符合企业的特点,能够满足企业需求的软件,就是他们所想要的。

五、注重服务,选择供应商的理由

提到航天七院所用到的信息化软件,王处长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这些软件都是通过他亲自调研、选型、比较、应用,一步一步实施的。不管是ANSYS系列产品,还是部分Nastran,MSC.Software,Abaqus等作为复合运算补充的软件,王处长都持肯定态度。他说,现在很多软件的计算结果和物理实验对比,差别基本可以忽略,这也为他们的数字化创新奠定了基础。

不过,王处长也谈到了一点期望。在众多的信息化软件当中,如何让其发挥各自的特色,并且让工程师们协同起来应用,也是航天七院所面临的一大挑战。他说,应用工具软件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特别是一些年纪稍长的工程师,用惯了某个软件,就轻易不想改用其他的软件,虽然在解决某些问题上并不能最好的实现,但改变他们的使用习惯还是很困难。

在4月11日成都举行的“安世亚太精益研发技术大会”上,我有幸采访到四川航天工业总公司信息档案处王昌军处长,就其研发信息化的应用现状、取得的成功经验、存在的瓶颈问题及与信息化软件厂商合作等方面进行了交流。

所以,王处长建议,如果精益研发技术平台可以分模块、分实施阶段来推进的话,会更容易让企业接受。在谈到航天七院对精益研发技术是否有需求时,王处长解释说,近期他们需要解决的难题是多学科优化,对于其他精益研发几个技术平台,他们会继续关注。

王处长补充说,航天企业的性质就是多种学科的交合,如果片面的强调某一个学科的重要性,就会导致其他学科的排斥效应。目前,在航天领域,多学科优化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王处长也表示会在近期重点突破多学科优化这一难题,试图通过一些信息化软件来达到目的,对于能提供解决方案的供应商,王处长告诉我们,他们也在调研、考查。

王处长在谈到精益研发技术的同时,还谈到了自己从事信息化工作的其他几点心得。他说,信息化是一个泛名词,在信息化工作中,一定要按需索取——自己需要的,才去用;不是自己需要的,哪怕再好的技术、软件、平台,都别轻易尝试。

在访谈的最后,王处长没有忘记给安世亚太提出一些期待。对于安世亚太近期所表现出来的迅速发展的态势,王处长表现出了自己的一点担心。他说,新办事处的成立、人员的扩张势必会带来软件成本的提高,这些成本会不会转嫁到客户身上呢?就此问题,记者询问了安世亚太品牌市场部王恩青先生,王恩青解释:安世亚太新办事处的成立,首先是为了向客户提供“零距离”优质服务,同时本地化的服务可以大大节省以前的差旅费用,因此新办事处的成立并没有导致成本的显着增加。另外,安世亚太此前刚刚获得AIG
1500万美元的直接投资,这一方面对分公司的成立提供资金的支持,同时也说明安世亚太的快速发展带给用户和合作伙伴的更多是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图片 1

相比其他的部分软件代理商,如果听说他们的技改经费下来了,都一窝蜂地涌过来,甚至很多不知道名称的小公司,都来殷勤地介绍自己的产品。王处长说,对于一些软件产品特别是高端的部分,服务比产品本身更加重要,临时抱佛脚的做法是不会赢得企业本身的好感的。

王处长所在的信息档案处所属航天七院的研发中心,航天七院的研发中心相当于一个总体部,在完成对产品的设计后,紧接着完成以后的加工、装备等环节。七院和其他的院所不一样,有的只做专业的发动机,专业的零部件,七院是做一个完整的系统。

四、按需索取,寻求符合企业特点的技术

谈到此处王处长还举一个例子,去年他们准备上一个工资管理系统。当时成都有几家做财务系统的大公司找他们,报价也从五、六万到十几万不等。通过考察,王处长发现那些财务软件太庞大了,有很多功能都是企业用不到的。最后他们研发中心的两个研究生自己开发了一套软件,只是实现了每人一个帐户、工资记录查询、考勤记录查询、实时到帐查询等等功能,虽然比不上庞大的财务系统,不过完全解决了他们所需要的问题,也因此获得了所有使用者的好评。

后记:
王昌军处长称得上一个资深的航天信息化的专家,尽管以多学科、多领域交合着称的航天信息化颇为复杂,但是王处长用一句话概括了他最想表达的意思:航天信息化,要一步一个脚印!

王处长告诉我们,尽管通过虚拟装配可以减少设计环节的出错率,但随着技术的要求,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尽管在计算机上可以顺利地完成所有零部件的装配,但是在实际的工艺上,有的零件并不符合制造的要求。举个简单的例子,在一个螺栓边缘打孔,没有经验的设计师可能会在很靠边的地方打孔,设计目标达到了,在计算机上也能完成装配,但是加工的时候却无法执行,因为太靠边缘,无法使用夹具稳定螺栓。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关于买球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