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全方位都用上台介绍加全班投票的不二等秘书诀选出清贫生和特殊困难生,公投困穷生

贫困生“竞选”:是否有公正没隐私

新华网北京10月17日电(“中国网事”记者王莹[微博]
黄安琪)大学要求贫困生演讲“比穷”,得票高者可获助学金……近日,沈阳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的这一竞选贫困生的做法引发舆论关注。“中国网事”记者调查发现,“竞选贫困生”的做法并非个例。如何让真正贫困的学生在得到资助的同时保有尊严?

“因特困生助学金名额有限,辅导员让所有申请者上台陈述自己的家庭状况,由全专业的同学投票,票数高者为特困生,其余为贫困生。”9月30日,一条“‘竞选’特困生”的微博引发热议,一些网友发表评论认为,“这种自揭伤疤的做法太不人性,伤害了贫困生的隐私权”。首发这条微博的是福州某高校的一名匿名网友。这名大二学生10月1日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了细节:大一时,他们专业两个班的贫困生和特困生名单都是由辅导员定的,结果很多同学有意见;今年辅导员说干脆让全专业的同学来选,以体现公开、公平、公正。那天,6名申请贫困生助学金的同学上台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他们看上去都很不好意思,说话声音很小,其中一名男生在台上更是数度哽咽。发微博的学生说,有个女同学家里经济条件实在不好,可由于得票数不够,未获得特困生名额,回到宿舍就哭了。另一名学生,家庭也比较困难,但因为要上台“晒贫困”,觉得有损尊严,就放弃了申请。据该校官方网站上公布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暂行办法》规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分为贫困生和特困生两档,比例分别约占在校本科生总数的15%和5%。贫困生和特困生的认定程序为:学生本人提出申请并提交经过家庭所在地乡、镇或街道民政部门盖章的《家庭情况调查表》,再由以班级分管辅导员为组长,班主任、学生代表为成员的评议工作小组进行评议。学生代表由班长、团支部书记、舍长及一般同学组成,一般同学代表不少于年级总人数的10%。“评议小组根据申请学生提交的材料、日常生活情况、消费情况、在校内外接受资助情况等,召开会议,认真评议,确定本班级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格。”由于该办法对贫困生和特困生的认定只是作了原则性的规定,该校各班级在实际操作中做法并不相同。记者在对该校学生随机采访中发现,有的班级是由辅导员、班主任和班委成员共同讨论决定;有的是请同学“代言”,对申请者情况进行介绍后,再由评议小组商定;有的则对申请者进行编号后,班主任在班会上公布与编号相关的信息,然后由全班同学共同投票;而有的正如微博上所介绍的那样,让申请者上台自我介绍后,再由全班同学投票决定。据该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二年级辅导员说,他所管的7个班,去年全部都用上台介绍加全班投票的方式选出贫困生和特困生。他认为,“只有把你的客观情况说出来,大家才会了解你,才能让同学们心服口服”,否则“就会存在不公平”。记者问他,这种做法是否有负面效果?他说,有的同学反映“不好意思上台去讲”,其实“贫困不是学生个人的错,也不是家庭的错。要引导他们正确认识这个问题。”这位辅导员告诉记者,今年,大二的同学相互之间已经比较了解,贫困生就不用再上台自我介绍,而改用全班同学“海选”的方式来产生补助对象。上台“竞选”过贫困生的大二学生小俞并不觉得这种方式有何不妥。他说,全班30个同学,学校去年给了5个贫困生名额、1个特困生名额。入学一个月后,班级开会选贫困生和特困生,他讲了自己的家庭情况:爷爷和母亲患病不能干活儿,哥哥、姐姐都在上大学,全家6口人只靠父亲一人打工的收入过日子。结果,他被评上了“特困生”。今年,他姐姐大学毕业找到了工作,家里经济情况有所好转,他主动改“特困生”为“贫困生”。据小俞介绍,特困生助学金每月400元,贫困生助学金每月250元。他认为,把自己的实际情况公开,让同学们了解自己,对自己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公开选的办法,总比由辅导员和几个班委内定的方式来得公平。”小俞说。但多数围观的网友存在不同意见。微博网友“@静丽彩”声称,“这样子被践踏自尊,我宁愿不要。”网友“@将幸福进行到底728”发表评论说,“为什么总要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呢?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站在那台上,自尊心能承受多大的底线,心里留下多大的阴影,完整的人格是否也正在接受着考验?”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赵雅文在转发这条微博时说,“竞选”贫困生,晒的可能是家庭隐私,“学校应给他们以尊重”。也有网友对“竞选”贫困生的做法表示理解。微博网友“@很辣的甜面酱”说,“我们当年读大学也是投票啊!当场唱票,杜绝作弊!”他针锋相对地指出:“如果不投票,你是不是又会跳出来说暗箱操作?!”从网上评论看,采用“竞选”的方式产生贫困生的做法在其他高校同样存在。在福建校媒记者群里,来自20多所高校的校媒记者就此展开热烈讨论。他们认为,如何在同学们的知情权和贫困生的隐私权之间取得平衡,确实是一个现实难题。厦门大学的学生小钱建议,先个人申请,后公示申请材料,再由同学们投票排序,班委会深入了解情况,最后由辅导员确定。她认为,申请人的信息需要公开,但公开的形式应合情合理,上台演讲的方式显然过头了。更多阅读高校出怪招:谁最“惨”谁获贫困资助

  学生“比穷”伤自尊 学校拒绝受访

近日,沈阳大学学生小李发布微博称,自己在申请贫困生助学金过程中遭遇了尴尬的一幕,即要认定贫困生资格,获取助学金和奖学金,就必须在全班同学面前“比穷”,自揭伤疤。“这让我在同学面前觉得抬不起头来。”

“有的人愿意讲,得票自然多,可像我这样不爱讲的,肯定没人投给我啊!这样真的公平吗?”学生小刘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虽然家庭贫困,但父母常教育要自立自强。“我虽然不觉得比人低一等,可还是很介意谈起家境的,我不想让人同情,更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

记者16日晚致电沈阳大学宣传部陈部长,他表示确有其事,但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了”,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提出要到校采访,陈部长说:“这个事儿还需要再报道么,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报道的吧!我们校内也都有一些措施和举措了,我们肯定会站在学生角度考虑学生的感受,但程序上我们学校也有自己的想法。那你就按照你个人的方式(报道)吧,我们这几天也有别的事情,没时间接受采访。”

竞选“贫困生”侵犯弱势群体权利与尊严

“这种自揭伤疤的做法太不人性,伤害了贫困生的隐私权”“这是学校伤口撒盐,学生出卖自尊”“这算什么,是比穷还是比人气啊?”……不少网民对“竞选贫困生”的行为感到诧异和愤慨。一位山西网民写道:“家里真贫困又有自尊心的孩子是不愿意讲的,我就是这种情况,这类孩子的心灵往往更加脆弱。”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沈阳学生也表示,一些同学家庭确实比较困难,如父母有残疾,有的男学生还要给母亲擦身等,这些情况确实在他人面前难以启齿。

然而,这样的事,一直在高校中发生,而且情节几乎一模一样———早在2006年,就有媒体报道,某学院为解决“假冒贫困生”和非贫困生欠交学费问题推出过类似的举措。

也有网民对此类行为表示支持。网民“liqinzgqd海风”表示,“现在贫困造假的太多,学校也是无奈而为之,总比暗箱操作、助学金助了纨绔子弟强!”

而激烈的争论中,有网民认为学校这样做也有其“无可奈何”之处。网民“火毁天堂”发帖称:“我做过几天辅导员,评选贫困生确实是非常头疼的事情,尤其是新生,对其家庭情况不了解,也不能全信他们写上来的贫困申请,更麻烦的是几乎班里所有学生都能在当地民政局开出困难证明……挨个打电话联系家长[微博]调查又遇到大面积说谎,每个人都有充足的理由,更夸张的是居然有家长和你商量五五分成……弄评议小组,结果小组成员又被贿赂,选的是自己的好朋友,把钱平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表示,在国家助学金方面,怎样把助学金发到真正贫困、需要帮助的学生手中,是教育部门、高校面对的一道难题。为此,教育主管部门提出了贫困生评议办法,要求各校成立评议小组,“评议”申请者的贫困情况;有的学校用“竞选法”把“评议小组”扩大到了全体学生,让贫困生上台讲述自己的贫困故事,来赢取资助。这些做法是伤害贫困生的隐私和尊严的,但考虑到诚信问题,“不得已”而为之。

“在帮困助学中,作为受助对象,贫困生的声音沉没了。这种局面,不但可能导致帮困政策的偏差,而且会使初衷良好的帮困政策起到反效果。避免这种局面,就是尊重贫困生的人格尊严,给予贫困学生平等的参与政策制定的权利,这才是真正的帮困。”熊丙奇说。

相关文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编辑推荐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