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魏璎珞”用刺绣画出梵高的星空美到窒息

甚至连故宫也找上门来,请她去修复乾隆花园倦勤斋门框中间的双面绣夹纱(槅扇心)。

要知道倦勤斋的128幅双面绣屏风隔断,足足有60多种颜色,15种图案,所用针法都是宫廷古法,大多早已失传。

图为《米珠龙袍》局部 获2012年“儒仕儒家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金奖

因为珍珠太小,普通针根本无法穿过,她便换成直径约0.5毫米、长约4厘米的特殊绣针。

这种针极其费眼,极度耗神,陈英华用了1000多天,不停地刺戳运针,终于重新绽放了龙袍的威严华贵之姿,最终被内蒙古博物馆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