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片绣花枕片 见证母亲一生

吴文娟说,1920年,母亲出生在连江黄岐的严氏中医世家,只读过私塾并未正式上学的严宝珍,在最困顿的岁月里,自学成了第六代的严氏中医,而且还是位注册的执业助产士。

说到这些枕片,吴文娟说,当年的长方枕头,都是布质芦花芯,枕片可拆卸镶在枕头两头,寄托美好的愿望。1933年,严宝珍依乡俗订下婚约,13岁的她就开始“描花绣草”的嫁妆工程了。母亲共绣了四片枕片,两片是春兰对秋菊,有“王者之风”、“晚节留芳”的字样,还有“有君子风”的夏莲,配“与雪争妍”的冬梅。

1939年,严宝珍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了当医生的父亲。可没想过几年,家中遭到海匪的两次洗劫,全家人的生活越过越艰难。等吴文娟考上了连江第一中学时,母亲的嫁妆只剩下那四件枕头。母亲拆了枕头,缝了一个能提又能背的口袋,又拆了芦花芯,用那块布裁了两条半长裤……绣花的枕片成了母亲的嫁妆最后的“幸存者”。

吴文娟说,母亲年轻时娇小美丽,最了不起之处在于“每临大事有静气”,从容面对凶险和磨难。面对闯进家门的歹徒,她搂着孩子沉着应对;日子艰难时,她与丈夫一起努力挣钱,不仅做助产士,还日夜给人织毛衣,贴补家用。与家人在一起时,她声调优美地咏诵《汤头歌》、《药性赋》,美妙感人。

在寂寞的夜晚,全家人时常一起读《赤壁赋》。读着这篇充满人生感悟的文章,他们觉得自己不但不贫困,反而很富足。

如今,吴文娟回想起母亲当年说的话,越来越觉得有深意。她记得,母亲曾说,一个人应学会淡泊,人人潜心修炼,都能修炼出来周公至善至美的境界和本领。母亲还教育儿女们,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对需要帮助的人,也应该伸出援手,因为上苍给了你帮助他人的能力。

吴老师说,母亲曾经拥有很多,又失去很多,母亲却总能从容应对,这种淡泊豁达,对后人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