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疯刺绣布章但你搞清楚过它是怎么来的吗

从纽约街道到巴黎天桥,刺绣布章在现在的时装世界可说是如日中天。Ovadia & Sons的2017年春季系列出现了一系列相当精细的装饰,包含一件出众的玫瑰刺绣横须贺外套。

但或许最在热点上的高端时尚设计,还是Alessandro Michele和Gucci,这位话题创意总监创造了一系列的绸缎外套、丹宁外套和配饰,搭配着各种蛇、虎和花卉的刺绣图像。我们很难分辨刺绣布章的爆发会只是短暂流行或持续长存。

Alessandro Michele和经典时尚品牌Gucci就把刺绣布章纳入了他们的作品中,收获了时尚人士如A$AP Rocky和2 Chainz等人的支持,并做出可能是今年最佳的外套单品之一。然而布章并不一直只是为你服装「加分」的东西,其实过了非常多年,低调的布章用途才从实用性演变成「装饰」。

在19世纪早期,美国军队开始大量生产官方的布章作为阶级与军团的标示,在短期内全国也开始跟进——从工厂工人、邮差、警察到消防员制服上都能看见布章的存在,这东西最初是作为工作阶层的象征,但它最终却在非主流文化中找到了新的意义。

高腰帅气的美军飞行夹克,一直是军迷的最爱。但如果离开布章点缀,那就是一件普通棉袄。因此,正确挑选和搭配布章,才能把你的飞行夹克穿出高端大气上档次,或者低调奢华有内涵。

布章作为美军的亚文化,源远流长,遍布陆海空马润CG各大军种,远的来说可以跟古代欧洲贵族的徽章扯上关系,近的来说,也是融合了单位标识、事件纪念、卡通文化、美式幽默感、飞行员个性等诸多因素在里面。

我不是布章专家,不敢漫谈布章文化,只想模拟从一个飞行员的个人视角,谈谈目前美海军航空兵部队的布章分类和搭配。但要说明,这方面军方没有统一的标准,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的搭配风格和习惯,甚至每名飞行员都有自己的理解和个性,因此,下面的描述仅代表我们这里飞行员的理解,供各位参考。

从布章的分类来说,可以粗分为以下几类,直接决定了他们的佩戴方式和在夹克/飞行服上的位置:

顾名思义,一个长方形的章,在夹克或者飞行服的左胸,有海航飞行徽章图案(其他军种用其他军种带翅膀图案),绣着飞行员的姓名,军衔,军种,呼号Call sigh中全部或部分要素的组合,有皮革质地和刺绣两类,采用该单位的背景色和点缀。

一般用来区分不同飞行员所属的飞行中队(SQN),但有时候对于一些脱离群众的中高级军官们,也可以用更高级单位的图案,如所属飞行联队的,甚至国防部的,反正美军从国防部到一个小中队甚至分遣队,乃至一个临时组建的单位,都有自己的徽章。

表示你所飞过的机型。一般年轻飞飞都只有一个(航校的T字机就没脸贴出来了)。但对于有过换装经历的老鸟们,这就是资历啊!比如从F-14改飞F/A-18的,或者以后F-35的,可以把前后多个机型章摞起来——你们这帮屁孩还在高中泡妞的时候,老爹我就飞F-14啦!

星条旗咯。尤其美军经常跟盟友们一起行动,各国的连体飞行服几乎都是克隆CWU-27/P,各国飞行员聚在一起,不带个国旗章还真分不出来,有利于在联军基地酒吧打群架时区分敌我。嗯。不过海航有时候也会用NAVY自己258年历史的“大蛇旗”——don’t tread on me以示对没文化的USAF和ARMY的蔑视。

荣誉章很重要,也是吹牛显摆的好东西,每年无论是单位还是个人获得什么荣誉,一定要做出对应的patch来显摆!什么Battle E啦等等。

这个是最广泛的,根据美军传统,参加一次战斗行动(如OEF持久自由),一次演习(如RIMPAC 2012,勇士盾牌),一次事件(如日本海啸救援),一次巡航(NAVY特有),都应该出个patch来纪念。

这是美海航舰载机飞行员特有的,在航母上成百上千次弹射起飞和拦阻着陆成功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除了上面的,还有一些杂项,TOP GUN,SFWSL等学校毕业纪念,血幅(blood chit),资格章如LSO/,装饰条,周末章,一些单位特殊的章等等,就太多了。

当然,在主流文化以外,几乎各个地方你都能看到布章:60年代骑士文化的崛起,70年代的嬉皮运动,80年代朋克摇滚的诞生...布章在这些世界中都成为象征性的Icon,它代表着独立主义和反叛的精神,并且表现了你并不遵循传统的社会规范与标准。

在成为主流时尚的「元素」以前,布章已经存在于「地下」美学中几十余年了,不过,在探寻现在的布章发展之前,我们先回到过去,看看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刺绣的起源已难以追朔,不过普遍估计它最早出现是在古老的中国,在西元前三世纪左右。这项工艺起初是以「功能性」为目的——为了缝补与修复服装。

随着时间进程,一些有创意的女裁缝决定把刺绣再升级,成为装饰用途,自从这样的想法出现后,刺绣手法开始渐渐传播到了全球。

这项工艺接触到了不同文化时,也改变它所呈现的方式,有的只是个性化自己的服装、有的让它变成艺术品,挂在壕气满满的家中。这些设计最终演变成一个更小、更错综复杂的样貌,渐渐近似于我们现在所认知的现代刺绣布章。

在以前,所有的布章都是手工制作——相当漫长且缓慢的过程。首先,主布料必须裁剪成型、并且进行热压封以免布料磨损甚至崩溃。然后,开始一针一线将设计「缝入」主布料上,虽然是相对简单的工序,不过仍旧极端的费时。

刺绣的一个大改变发生在工业革命时期,1863年一位瑞士发明家Isaac Gröbli制造了飞梭刺绣机器,刺绣的科技和素材在之后开始以现代机器制作并改良,但制作过程实际上仍维持着传统。

有了全新机器辅助,刺绣布章的发展开始突飞猛进,最终带领我们走到一个新的地步——现代的刺绣布章,也是一众设计师与品牌都企图让它持续存活的「传统」技术。

布章的再复兴运动有相当大的分歧性,各种风格、品牌、维度皆能看见,Maurice Blanco就是其中一人,Blanco平常以街头品牌Mishka设计师的身份付帐单,在晚上与周末,他和他的女朋友Danielle一起制作别针与刺绣布章品牌Tough Times Press。

这对CP绝对了解如何「消费」流行文化,这也是近期别针和布章爆发的常见主题,早期他们把Misfit乐队的The Crimson Ghost骷髅和忍者龟的Raphael结合在一起,这项设计备受好评,接着还有Wu-Tang Clan跟Hello Kitty的组合,以及“Peace To All My Haters”布章,慢慢将他们的兴趣小企划变成一个初出茅庐的品牌。

「现在这只是我空闲时会做的小东西而已,」Blanco说,「不过它很有可能成为我的全职工作。」这是布章和配饰另一个美好的部分:它们制作的成本相对不贵,代表年轻设计师们可以用它来试验新的点子,同时不会有太大的资金风险。

Ball&Chain Co.是另外一个从布章而生的「完全体」品牌,他们现在还发展出了旗帜、别针和整个Cut&Sew项目,在Instagram上吸引了将近六万人关注同时受到Vogue与Interview等权威时尚媒体的报导——这都发生在他们开创的第一年而已。

在只有一种布章设计的情况下开设了公司后(创办人Thomas Woodie说那只是‘一朵玫瑰写着Fxxk Forever’),现在品牌每周都要发货1000张订单,而且没有减缓的趋势。

在网络世界发现他们尖锐的幽默与激进的风格后,Ball&Chain Co.很快从一个小企划变成了全职品牌,但并不只是Ball&Chain Co.和Tough Time Press,甚至设计师品牌都加入了这股潮流。

推崇此文化的品牌像是OFF-WHITE和Tim Coppens等在近期系列中都制作了许多布章设计,设计师Anya Hindmarch以她古怪的突印和刺绣风格已经建立起了一个配饰帝国(年营收将近六千万美刀)。

Ovadia&Sons的2017年春季系列出现了一系列相当精细的装饰,包含一件出众的玫瑰刺绣横须贺外套。但或许最在热点上的高端时尚设计,还是Alessandro Michele和Gucci,这位话题创意总监创造了一系列的绸缎外套、丹宁外套和配饰,搭配着各种蛇、虎和花卉的刺绣图像。

然后,就像所有造成热议和广受欢迎的奢侈品设计师美学一样,它再度被全球快时尚巨人Topman明显的抄袭了...

顺带一提,虽然现在刺绣布章大行其道,但其实Pharrell Williams早在尚未爆红以前,就频频以刺绣布章元素的造型现身,就像他多次在所有流行广为人知以前就低调上身一样,真・Trend Setter流行带领者并非浪得虚名。

不过可别被现在的主流刷屏现象误导了,刺绣布章依然、且一直都会在文化的「边缘」占有一席之地,你还是会看到金属乐迷们用它向地下乐队致敬;坏坏的重机骑士们也会以经典布章代表着自己的车队。

但是,单就现在而言,布章已经成为反映主流的一种时代情怀,不管是取样当代文化的爆红话题或是最好笑的网络段子,「处在话题之上」一直是种好方法,90年代的怀旧风格?有,哭哭乔丹的段子?必须的。

能够「消费」现在的文化主题,让一种设计师和品牌以「抢热点、加入巧思的修改」来找到快速的成功之路,另一方面,这也让顾客们可以增加更个性化的装饰在他们喜欢的衣服上面。

我们很难分辨刺绣布章的爆发会只是短暂流行或持续长存,不过这个载体、媒介确实能让整个世代的设计师和时尚人士透过它们出名,而考虑到布章从前和时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那还不全是件坏事。